用户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重述革命者的意義 ——讀何建明的《革命者》
來源:光明日報 | 賀紹俊  2020年10月17日09:05

拿到何建明的新書《革命者》時,我馬上想起了年輕時唱的一首歌:“革命人永遠是年輕,/它好比大松樹冬夏常青。/它不怕風吹雨打,/它不怕天寒地凍。”那鏗鏘明快的旋律彷彿就從這本書中跳蕩出來。我從小接受的是革命教育,我們這一代人在小時候大概都會立下一個志願,就是長大了要成為一名革命者。那時候,我們把革命者視為一個非常驕傲也非常崇高的稱謂。我不知道今天的年輕人還會不會像我們當年那樣崇敬革命者?但我能感覺出來,在當今社會,革命者這三個字的色彩已經淡去了很多。在這一背景下讀一讀何建明的這本書,會讓我們重新掂量革命者這三個字的分量,思考革命者的意義。

《革命者》寫的是上海自20世紀初中國共產黨成立以來,在這裏鬥爭並犧牲了的眾多革命者的英雄事蹟。何建明近些年一直在上海活動,他寫了多部反映上海改革開放輝煌成就的報告文學作品。在上海活動期間,他多次去過南京雨花台烈士陵園和上海龍華烈士陵園參觀,被一個個烈士的英雄事蹟所感動,他感嘆如果沒有當年眾多革命者的拋頭顱灑熱血也不會有今天上海的輝煌。可是我們今天分享着上海輝煌的幸福時,還會記得那些默默卧在烈士陵園裏的革命者嗎?何建明是懷着強烈的情感衝動而要寫這本書的,因此這本反映革命歷史的書籍從寫作開始時就被賦予了強烈的現實性,何建明從現實的場景出發去重新認識歷史上的革命者,他也是站在現實的高度重新闡述革命者的意義。

這本書裏寫到了200多位犧牲的革命者,從第一位在上海犧牲的年輕共產黨員黃仁,到上海在新中國成立前夜,為了保護銀行的黃金不被國民黨盜運去台灣而獻出生命的黃競武,這些英烈有的是我們非常熟悉的,比如中國共產黨早期的領導人鄧中夏、瞿秋白,比如龍華二十四烈士中的殷夫、柔石、馮鏗等,儘管如此,我們再一次讀到他們的英雄事蹟時仍然受到思想的震動,這一方面是因為烈士的事蹟太感人;另一方面是因為何建明把自己的情感融入自己的寫作之中,飽滿的抒情性文字充滿了感染力;同時何建明是把每一個革命者的故事放在中國革命進程中來講述的,通過革命者前赴後繼的奮鬥和犧牲勾畫出中國革命史的軌跡,我們在讀這本書時,彷彿在重温一遍中國革命史。

革命者的意義首先意味着理想和信念。為了突出這一點,何建明在第一章寫到1924年上海犧牲的第一位革命者黃仁之後,專門以較大的篇幅回溯了革命先驅們創立中國共產黨的過程。中國共產黨的創立與上海有着密切的關係,早在1921年中國共產黨第一次代表大會在上海舉行的前一年,陳獨秀、李漢駿、陳望道等人就在上海商量成立共產黨的事宜,他們共同認識到成立政黨必須先有思想上的準備,建黨必須先把馬克思主義學説研究透、研究好。於是相繼就有了馬克思主義研究會的成立和《共產黨宣言》的翻譯出版。何建明強調了馬克思主義研究會和第一部中文版《共產黨宣言》都誕生於上海,這其實就是在提醒讀者們,那些在上海的革命者們都是在先進理論的指引下走上革命道路的,他們都是胸懷着崇高的革命理想去進行鬥爭的。

革命者的意義也與青春和愛情有關係。何建明用了三個章節的篇幅書寫革命者的青春、愛情和家庭。在龍華和雨花台的烈士名單中,可以發現大量的烈士都是二三十歲的年輕人,他們正是意氣風發的青春年華,卻被兇惡的敵人奪去了生命。革命是危險的,為什麼還有那麼多的年輕人義無反顧地要投入到革命事業之中呢?因為他們從革命事業中看到了理想在召喚。比如中國共青團的創立者之一俞秀松在五四新文化運動的影響下,在中學就創辦了革命刊物,才20歲就參加了建黨的初始工作,主持成立了共青團組織,年輕時就已是一名成熟和幹練的革命家了。他認為自己青春歲月最出彩的地方就是為中國共產黨的建立作出了貢獻。曹順標的一句話讓我讀了特別傷感。他被敵人殺害時才18歲,在行刑前的一晚,他對囚友説,他不畏犧牲,只有兩件事感到遺憾,一件是再也不能革命了,一件是他還沒有戀愛過。也許何建明也是被這句話深深打動,他才會在書中濃墨重彩地書寫革命者的愛情和親情,如在刑場上舉行婚禮的蔡博真、伍仲文,如王一飛在戎馬倥傯中寫給妻子陸綴雯的家書,他們的愛情和親情都是與革命事業緊密聯繫在一起的,他們為了革命事業,不得不在愛情和親情上作出很大的犧牲,但他們的內心卻是那樣的情真意切,這一切顯得多麼的珍貴。

何建明以上海為中心書寫中國革命進程中的革命者形象,可以説他是在以這種方式向上海這個偉大的城市表示崇高的敬意。上海在中國現代化進程中具有舉足輕重的作用,因此就有“百年看上海”的説法,但我們也能從《革命者》這本書中看到,上海在中國革命史上的作用同樣不可忽視。上海是一個培育革命者的城市,是一個讓革命者施展才華的城市,也是在一代又一代革命者全力託舉下成為一個更具英雄色彩的城市。上海是共產黨的誕生地,後來中國革命從本土經驗出發,走上了一條農村包圍城市的正確道路,革命的重心轉向了農村,但我們在回望革命歷史時,千萬不要以為,中國革命是放棄了城市才成功的。《革命者》集中介紹了在上海前赴後繼的革命者們,通過他們的事蹟充分證明了上海在中國革命史中所具有的不可替代的作用,使我們對中國革命的“農村包圍城市”的成功經驗有了更全面的理解。其實,無論是中國革命,還是今天的中國現代化,城市和農村始終是相伴相隨的同道者。這也是《革命者》這本書給我們的一個很重要的啓示。

今天我們也許不大使用革命者的稱呼了,而是用建設者、勞動者、科技工作者等稱呼。用什麼稱呼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不能丟棄革命者的精神。這也是何建明寫這本書的最真摯、最現實的動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