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悼念泰豐
來源:文藝報 | 張炯  2020年10月16日07:02

課題組到江蘇江陰華西村調研時,翟泰豐(左二)與張炯(左三)、吳仁寶(左四)、康式昭(左一)、艾斐(左六)等合影

2006年,翟泰豐(右二)與何申(中)、談歌(左二)、關仁山(右一)、楊立元(左一)在“三駕馬車”創作十年座談會上

遽聞翟泰豐同志去世,不禁心中黯然,眼前總浮現他的音容笑貌。他既是好領導、好同志,也是我的好朋友。記得他剛到中國作協擔任黨組書記時,有人告訴我説,他好開會,愛訓人,對於文學創作似乎外行。但在後來的接觸中,他給我的印象卻不斷變化。他待人熱情、坦率,沒有架子,詼諧而幽默!他還有個好嗓子,會唱京戲;書法好,筆下龍飛鳳舞;畫得一手精彩的水彩畫,又愛好攝影,能寫評論、寫詩、寫劇本,簡直是驕人的藝術家。可他當年在人民大學學的卻是經濟管理,後來分配到工廠,當過工會主席、廠政治部主任,當過中央宣傳部的辦公廳主任和副部長,還負責過房屋基建。真是把他的藝術才能長久埋沒了!也可能他的藝術才能終被賞識,才把他派到中國作家協會的領導崗位上來。

我跟他的更多接觸還不是在中國作協的共事中,而是在我們都從第一線退下來後。他那時邀我跟他共同申請個國家社科項目《先進文化與當代文學》,我們成立了一個科研組。首先要完成一個調研報告,於是就帶領科研組到江蘇、浙江、雲南、陝西等幾個具有代表性的省份去調研和考察。這樣,我們就幾乎朝夕相處。在旅途中,我發現他總帶個呼吸機。他説,有一年他參加全國宣傳部長會議,忽然在會場上猝發心梗,好在會場有位醫生,緊急處理後把他送往醫院。在阜外醫院治療了三個月。後來又發現心肌衰竭,西醫沒有辦法,他只好找到西苑中醫醫院,給他開了中藥,每天服,慢慢心肌才恢復了。但呼吸如果遽停,就有生命危險,所以他總帶着呼吸機,特別是晚間睡覺就得戴上呼吸機。而且遵照醫囑,他現在早飯只吃一盤蔬菜,晚飯後必須帶着祕書去快走一小時,走得大汗淋漓才罷。這樣能把肚子瘦下去,以減輕心臟負擔。我聽後不禁肅然起敬,覺得這個老同志實在不簡單!這樣的身體還不肯消停,退休之後還主動要求承擔國家科研項目,這得有怎樣的堅強意志、不懈的毅力和高度的責任心啊!周恩來同志曾説,共產黨員應該活到老,學到老,戰鬥到老。老翟就是這樣一個好同志、好共產黨員啊!

在調研途中,他總是談笑風生,妙語連珠,充分發揮他那詼諧幽默的天性。興致來了就會在車上唱一段京戲。在閒聊中,我得知他當年在清風店戰鬥中參加瞭解放軍,後來還參加過解放石家莊的戰役。我當年也當過幾年解放軍。相談之下,彼此頓時有了老戰友的感覺,而且又是同庚,他比我大幾個月,我自然以兄長事之。他告訴我,唐山大地震時,他家死了三十幾口人,幾個兄弟無一倖存。很長時間,他都瞞着老母親,孝子之情,溢於言表!

我們的項目經歷了兩年,調研報告幾易其稿,最後一稿還是他親自撰寫的。可見他工作的認真負責和作風的嚴謹。這之後,又過了兩年,他給我寄來了作家出版社出版的一厚本精裝的歌頌改革開放的長詩,竟然是他創作的。長詩視野開闊,想象豐富,筆力雄健!我對他更加敬佩了。又過一年,他在現代文學館竟開了個畫展,讓他的畫作跟觀眾見了面。我去參加他的畫展開幕式,實在為他的精湛畫作所震驚!後來我聽説他在寫一個劇本,曾給他打過一個電話,向他祝賀,也希望他不要工作得太緊張,畢竟進入耄耋之年,還應勞逸結合。我自己也因年紀大了,比較畏寒,每年都到南方去過冬,跟他的聯繫就少了。但他老當益壯的努力實在鼓舞了我,值得我學習!他曾贈給我文集七卷,收入他早年的論述和後來的文學評論、文學創作。我想,讀者從他的文集中一定會感受到,他不僅是個好領導,一個黨的忠誠工作者,也是一個卓具才華的藝術家。

“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泰豐同志雖然離開了我們,但我想,他的形象不僅會留在我的心中,也一定會留在跟他一起工作共事的同志們心中。他的著作所閃耀的才華、智慧、學養與為黨和人民不斷奉獻的丹心,一定會更加滋育後人的精神世界,並鼓舞他們為國家和民族的美好未來去繼續不懈地戰鬥!

願你的在天之靈安息!泰豐!

你的著作一定會鼓舞更多的後人,為國家和民族的文化繼續做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