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原創話劇《上甘嶺》巡演掀起陣陣愛國巨浪 全場觀眾自發起立,台上台下合唱《我的祖國》
來源:文匯報 | 童薇菁  2020年10月15日08:22
關鍵詞:《上甘嶺》

“一條大河波浪寬,風吹稻花香兩岸……”當這段經典的紅色旋律響起,人們總會回想起70年前抗美援朝的歷史。原創話劇《上甘嶺》日前結束在滬首演後,啓程赴杭州、蘇州等地巡演,在長三角地區掀起陣陣愛國巨浪。該劇所到之處,全場觀眾自發在謝幕時集體起立,揮動手中紅旗,與台上演員合唱歌曲《我的祖國》,構成動人的一幕幕。據製作人李東透露,原創話劇《上甘嶺》將於今年年底再度迴歸申城,作為保留劇目長期演出,向當今觀眾尤其是年輕觀眾再現堅守與犧牲的力量。

今年是中國人民志願軍抗美援朝出國作戰70週年。舞台上,身手矯健的攀爬翻滾、身臨其境的爆炸場面、戰士在困境中的苦苦堅守……一個個動人的場景,令人彷彿穿越回上甘嶺——那場抗美援朝戰場上最慘烈的戰役。

爆破技術移植到話劇舞台,“身臨其境”回望絕境中的堅守

“‘吃喝拉撒’在現代生活中,是一件最普通不過的事情,然而在70年前的上甘嶺戰場上,對那些堅守在坑道內的志願軍而言,這四個字的分量能抵萬金。”李東説,話劇《上甘嶺》並不是對電影《上甘嶺》的舞台平移,而是重新挖掘中國抗美援朝戰爭中有名有姓的烈士事蹟,抱着回望歷史、再造經典的決心創造的全新戲劇故事。該劇的故事聚焦在一個狹小的坑道內,13名志願軍戰士即將面臨醫療物資短缺、斷糧斷水的絕境。坑道內唯一一名女衞生員林蘭,為了尋找藥品搶救戰友,一次又一次冒着炮火衝出坑道尋找補給。炊事員老馬從膽小畏懼頂着大鍋上前線,到獨自迎着敵人猛烈的炮火將紅旗插到表面陣地,吸引敵人的火力,為增援部隊贏得寶貴的進攻時機。整部劇目在現代與戰時場景中穿梭,以有笑有淚的情節感染、感動着觀眾。

話劇《上甘嶺》由春晚舞台的常客、著名笑星黃宏擔任藝術總監、編劇及主演,並聯合青年編劇莊一共同創作劇本。中國國家話劇院導演李任擔任導演,天津人民藝術劇院參演。近五十年的軍旅生涯讓黃宏積累了大量素材。快書表演藝術家高元鈞,是黃宏父親黃楓的師父,曾親歷過抗美援朝戰場的慰問演出,所以“上甘嶺”對黃宏而言並不陌生。

除了主創陣容,製作團隊亦堪稱“頂配”。為了讓觀眾獲得更好的現場感,話劇《上甘嶺》劇組實驗性地將影視劇的爆破技術移植到話劇舞台,為此還請來了負責《八佰》《我和我的祖國》特效的張濤。憑着多年經驗,張濤選用“氣動爆破”的方式,營造出飛沙走石的戰爭氛圍,在觀眾席中就能感受到氣浪的震撼效果。

正式排練前,天津人民藝術劇院的全體演員花了一個月的時間走進軍營。清晨六點晨跑,夜裏緊急集合,從手榴彈投擲練習、穿越障礙練習、格鬥訓練,再到持槍卧倒、匍匐前進、屈身前進……戰士們訓練中的酸甜苦辣,演員們都要一一體會。為了讓演員更好體驗當年上甘嶺缺水缺糧的狀態,劇組還關掉空調進行高強度體能訓練,訓練結束後一羣人只能分到一瓶水。總導演李任説:“這場話劇下來,所有演員都脱胎換骨了。”

經典改編,一首《我的祖國》牽起愛國思鄉之情

上甘嶺的故事是中國人再熟悉不過的記憶,那部同名影片是鐫刻在一代代人心中的經典,主題曲《我的祖國》傳唱了半個多世紀。值得一提的是,此次話劇《上甘嶺》得到了作曲劉熾女兒劉雲的授權,對歌曲《我的祖國》進行了男生獨唱改編,由音樂劇當紅演員阿雲嘎獻唱。

“這首歌曲是我父親最重要也是最鍾愛的作品。”首演場上,記者見到了專程從北京趕來上海觀看演出的劉雲。她告訴記者,《我的祖國》之所以能傳唱大江南北,是因為它“從人民中來,到人民中去”。喬羽的詞寫出了中國大地之美,而父親劉熾在音樂的創作中也廣泛汲取了民族元素。“《二月裏來》《紡棉花》《康定情歌》《小河淌水》……這些羣眾最喜歡的民歌他反覆聽了無數遍,譬如起首句‘一條大河波浪寬’就源於民間《小放牛》。”劉雲説,“父親他們當年的創作,無論是《英雄讚歌》(電影《英雄兒女》插曲)還是《讓我們蕩起雙槳》(電影《祖國的花朵》主題曲)都是跟着劇組的,他們瞭解劇情也熟悉表演,真實體驗生活才能誕生動人的佳作。”

話劇《上甘嶺》臨近尾聲處,《我的祖國》的歌聲再度響起,劉雲紅了眼眶。她也是一名軍人,在野戰部隊服役時親聞甚至親歷戰爭的殘酷。被炮彈砸中的傷員,胳膊都被炸飛了。“都是些青春正茂的少年啊!我們的生活不是原來就這樣幸福平安,而是有人替你卧雪高原。在今天幸福的生活中不該忘了他們,不能忘了歷史。”她動情地説。